北京北五環外一家地產中介近期掛出“家庭內部過戶免費咨詢”字樣的條幅。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是對投機炒房者和某些官員的“暗示”,將房產順利過戶到親戚名下即可“逃過一劫”。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住房信息聯網一方面是城鎮化、現代化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能讓反腐線索“浮出水面”。屆時,名下的房產不能像現金一樣可以藏匿,讓一些官員不得不急於拋售。(3月31日《北京晨報》)
  “狡兔三窟、急中生智”,筆者看過這條新聞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兩個詞。只不過,這個“狡兔三窟”是“升級版”的,換句話說,隨著住房信息聯網呼之欲出,新的“三窟”已變成拋房、轉移、洗錢,相比之前“傻子也不會等聯網後查到自己”的言論,這些人不但“不傻”,而且稱得上“急中生智”,甚至是“狡兔”中的“狡狡者”。
  正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管“狡兔”怎麼狡猾,只要是房產涉貪涉腐,就一定逃不過反腐“獵手”。只不過,相對於公眾對“以房查腐”的熱切期盼,住房信息聯網顯得有些緩慢,因為官方給出的“2020年完成”,實在讓公眾有些等不及,以致於發出“6年太久、只爭朝夕”的呼聲。
  其實,公眾的急切不無道理,因為腐敗與反腐敗之間,拼的是智慧,更是速度。這就像龜兔賽跑一樣,如果住房信息聯網像烏龜一樣緩慢,“狡兔”就有充足的時間“洗凈”腐敗房產,即使住房信息聯網走到“終點”,也難以從中找到“狡兔”的“尾巴”,甚至會成為“狡兔”的“笑柄”。
  所以說,住房信息聯網的提速,就是“以房查腐”的提速,就是與腐敗分子的賽跑,誰慢了,誰就是輸家。當然,住房信息聯網推進慢是有原因的,諸如網絡技術難度、數據登記繁重、信息處理需要時間。但是,制度“緩衝期”也是腐敗“滲透期”,或許這個時間差,會導致地方政府與既得利益集團在反腐博弈中敗下陣來,那就真的成為“輸家”了。
  腐敗和反腐之間的博弈,從來都是激烈而緊張的,也往往受到各種各樣因素的制約和掣肘。這就需要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拆除制度藩籬,衝破利益封鎖,而住房信息聯網就是這樣一張“試紙”,它所試驗出的效果,不單單是從中查處幾起腐敗案件,更重要的是反映出政府公信力是否依然堅挺。
  由此可見,住房信息聯網的意義非同小可,不能“遲到”,更不能“缺席”。在已有時間表的基礎上,抓緊細化“路線圖”,通過分解任務來梳理清楚在推進過程中,可能遭遇哪些利益集團的阻撓,然而通過相關配套制度建設和落實問責制,來掃清種種權力干預的路障。這樣,既能打破利益集團的阻撓,也能確保制度推進的公平公正。
  當然,腐敗與反腐敗的較量是動態的、變化的,住房信息聯網也不能“一藥治百病”。“狡兔”會不斷換上“新馬甲”,以逃避監督和懲處。比如:登記多個戶口,或者是擁有外國綠卡、移民國外,另外通過親戚、朋友或者金錢賄賂關係,結成一個家族關係網,通過“利益聯盟”相互遮掩和庇護。這就需要擦亮監督的眼睛,做到見招拆招,讓“換了馬甲”的“狡兔”枉費心機。
  文/吳海霞  (原標題:以房查腐要與“狡兔”拼速度比智慧)
創作者介紹

徐若瑄

fn25fnnu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