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被調崗是一種“連坐”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我該怎麼辦?”10月26日零時18分,長沙一位小學教師譚雙喜把自己的工作調動通知發到了自己的微博上。按照長沙天心區教育局組織人事科的通知,這位小學高級教師要在下周一到拆遷指揮部報道,任務是勸婆婆。這都是因為她婆婆成了拆遷“釘子戶”,在收到調職通知前,她已數次被叫去談話,要求做其婆婆的思想工作,甚至在得知被調職後,不惜假離婚來“抗令”(見本報今日B02版報道)。
  這種拆遷辦法不是個新鮮玩意,如果我們在網上搜索的話,會發現不少類似的新聞,以至於百度百科里有個專有名詞叫做“株連拆遷”。這種辦法當然也不會僅僅在拆遷問題上適用,它還有更加廣闊的運用空間。舉個匪夷所思的例子:據《武漢晨報》報道,武漢大學在2005年一次期末考試中設立無人監考考場,嘗試“誠信考試”。報道稱,武漢大學進行“誠信考試”時,“如果發現無人監考考場中有舞弊行為時,將立即停止該科目的考試,取消該班級所有同學的成績,對全班同學實行連帶責任。”
  這種辦法,在我們國家已經流行幾千年了,我們更加傳統的叫法是連坐,據說是戰國時期的變法家商鞅發明的。權力通過以傷害人們利益甚至是生命的手段相要挾,讓人們互相檢舉揭發,互相監督。對於這種辦法,有人表示贊賞,比如有人認為這辦法有利於普法,甚至還有人從經濟學角度探討這種辦法的好處,學者秦暉說:“有人寫過一篇文章,對連坐制度做經濟學考察,認為株連九族有道理。文章說株連九族是減少信息收集成本的方式,讓大家互相檢舉最好。如果你犯法了,我不檢舉很可能就被連坐,說這符合經濟學原則。”
  然而我想,這些主張連坐好處的人,一定是掌權者或是渴望為掌權者出謀劃策的人。因為很顯然,這種方法是反人性的,是對文明巨大的戕害。別的不用說,這種辦法必然讓人人自危,
  人們之間的信任感將會蕩然無存,互相懷疑、互相監督成為了人際關係的主流,人們視親友如寇仇,最終將人置於痛苦的人性掙扎之中。也有人會問,檢舉壞人難道也不行嗎?古人不是也說要“大義滅親”嗎?我想大義滅親應該有個前提,那就是出於一個人的自覺自愿,你不能打著“大義”的名義去威逼利誘一個人“滅親”,這顯然與人性不符,與現代文明相悖。
  實際上即使是對待犯罪分子,法律都必須恪守人性的底線。我國的刑事訴訟法就把“不得強迫自證其罪”以及“近親屬有拒絕作證的權利”收納了進來,這就是尊重人們的沉默權,尊重人性的自然選擇。面對犯罪嫌疑人尚且如此,我們怎麼能容忍在拆遷和考試這種問題上搞連坐呢?你怎麼能以砸人家飯碗相要挾來逼迫人家親人反目呢,這種手法只能用罪惡來形容。
  儘管說連坐這樣的手段已經被現代文明從法律制度里趕了出去,然而顯然還沒有從人心裡被驅逐。尤其對於掌權者來說,這仍然是“御下”的一件順手兵刃,成本低,效果好,而且具有震懾性。對於這種行為,光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必須要進行製裁,否則的話,你會發現這種辦法會披著各種馬甲出現在不同的領域里。
  後續的新聞說,調崗通知已被撤銷。然後就是一連串的推諉,學校說是教育局的意思,本人不同意;教育局說是本人的意思,又補充說蓋章未經研究;拆遷辦責任人聯繫不上……按這套邏輯下來,這事看上去似乎成了譚雙喜自導自演的鬧劇了。然而如果這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它就很可能在其他地方死灰復燃,而結果可能就不會是鬧劇這麼簡單了。
  本報評論員 牛角  (原標題:女教師被調崗是一種“連坐”)
創作者介紹

徐若瑄

fn25fnnu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